1. 新聞資訊
  2. 媒體報道
  3. 生態綠色筑底長三角一體化
生態綠色筑底長三角一體化

以生態綠色為底色,長三角地區成為了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中“第一個吃螃蟹”的先行者。

12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而在大約一周前,國家發改委正式發布國務院批復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總體方案》指出,建設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是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要實現綠色經濟、高品質生活、可持續發展有機統一,走出一條跨行政區域共建共享、生態文明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得益彰的新路徑。

這條新路徑該如何走?寸土寸金的長三角地區如何兼顧生態綠色?未來示范區將會面臨哪些難題和挑戰?《中國科學報》采訪相關專家予以解讀。

優勢:“家底”良好

《總體方案》指出,一體化示范區范圍包括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浙江省嘉興市嘉善縣,面積約2300平方公里。同時,選擇青浦區金澤鎮、朱家角鎮,吳江區黎里鎮,嘉善縣西塘鎮、姚莊鎮作為一體化示范區的先行啟動區,面積約660平方公里。

“這里有著一體化的‘基因’,是一塊得天獨厚的一體化試驗地。”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陳雯在分析選擇長三角地區作為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的原因時指出,歷史上,上海是被“捧起來”的現代化大都市,它的發展依靠周邊區域生產、貿易、生活等經濟社會需求帶動,同時上海又反哺了江浙皖地區,帶動更多產業發展和社會進步。“它們之間有著天然密切的親緣和地緣聯系,可以說是唇齒相依。”

示范區處在兩省一市(江蘇省、浙江省和上海市)的交界地帶。在陳雯看來,由于行政區劃的壁壘存在,在這里探索一體化,就是要試驗跨省市縣的地區之間合作和協同發展的體制機制,以及要素流動和配置的路徑方式。

《總體方案》強調一體化示范區要生態筑底、綠色發展,先行啟動區藍綠空間占比不低于75%,規劃建設用地不超過現有總規模。為何要在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地區強調“生態綠色”?

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是《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綱要》中專門提到的創新載體,將為長三角區域創新體系建設發揮重要作用,該院副院長楊向東告訴《中國科學報》,相對來說,一體化示范區的生態環境本底較好,“不可否認,經濟發展必定會對自然環境產生影響。為保障區域高質量發展,我們需要探索的是在一體化區域中,如何更高效地利用自然資源,同時又能保護生態環境。而在生態環境基礎好的地區率先試驗,對其他地區的帶動示范意義比較大”。

在楊向東看來,生態綠色是約束條件,倒逼一體化示范區在高質量發展過程中,用好一體化平臺,實現更高效地利用資源。

盡管基礎良好,但該地區原本的生態脆弱性不容忽視。陳雯告訴《中國科學報》,一體化示范區的特殊自然條件和環境,恰恰決定了其生態綠色的主體功能定位,不適合走大規模開發、發展大工業的道路。一方面,該地區水環境容量較小,極易導致水污染;另一方面,水網密布、地勢低洼,在暴雨季節易發洪澇災害。也正因如此,生態綠色成為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內容。

“試一試,能不能將生態資源轉化成經濟價值,能不能不發展大工業老百姓也能致富。如果試驗成功了,將對我國廣大中西部地區有很好的示范和帶動意義。”陳雯說。

重點:打破行政壁壘

《總體方案》指出,率先探索區域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制度創新。建立有效管用的一體化發展新機制,為長三角地區全面深化改革、實現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提供示范。

在專家看來,一體化,即建立一種新的促進要素跨區域流動和優化配置的發展模式,同時也是長三角地區需要克服的最大難題之一。

“一體化的核心問題是打破行政邊界,整合跨行政邊界的區域優勢資源。”自然資源部國土整治中心副主任、研究員鄖文聚告訴《中國科學報》,而它的難點在于資源一體化配置、過程一體化管控。“長三角地區所承擔的使命非同一般,要探索打造經濟發展與生態良好的‘雙料冠軍’,同時能讓人民有幸福感的高質量發展路徑。”

楊向東認為,資源利用效率已經成為制約中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因素。改革開放40多年來,單個省、市、縣的發展已形成了較好的制度和模式,但同時其發展不均衡、局限性也逐漸凸顯,而這背后正是要素流動不暢、不平衡所致。

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目標是建設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回顧過去世界與國內區域一體化的探索實踐,有諸多經驗教訓值得借鑒和思考。

世界上著名的城市群,比如大西洋沿岸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等都是高度一體化、社會經濟高度發達的區域,對區域經濟社會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我們可以吸收很多發展經驗,但也要看到,許多世界級城市群建設之初都忽略了生態保護,使得發展過程中生態惡化、環境遭到破壞,而我國在首個世界級城市群建設之初就強調生態綠色,這是高瞻遠矚的,體現了中國智慧。”楊向東說。

陳雯研究區域一體化20多年。她表示,過去存在認識偏差,有人認為“一體化”就是復制,某個“中心城市”做什么,其它城市跟著做什么。事實上,一體化更多體現的是分工關系,各揚所長,形成合力。同時,區域一體化管理機構也不能落在一個行政單元上,需要設立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執委會來協調各方利益。

此外,一體化的內容也更加深化。陳雯說,從只強調經濟一體化到更強調社會、文化等全方面的一體化,強調建立成本共擔、利益共享的機制,讓更多區域獲得公平發展的機會,讓不同的資源流向不同優勢的地方。

目標:共商共管共贏

從設立上海經濟區、長江三角洲城市群,到上升為國家戰略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及以生態綠色為底色的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建設,長三角地區在一體化探索中從未止步。

未來可期,專家們也為其獻計獻策。

楊向東指出,《總體方案》提出不久,目前正是發現問題,并逐步突破解決的關鍵時刻。“在長三角地區,要強調綜合管理規劃,僅靠一個部門‘單兵作戰’很難解決問題,應是多部門協調、多管齊下共同探索最優解決方案,研究跨行政邊界的要素流動高效率方法。”

陳雯表示,關鍵在于協調的方式,“打破行政壁壘更多要依靠合作共贏來推動,甚至各自需要稍稍‘吃點虧’,尋求‘最大公約數’,做到共商共享共贏”。

聚焦規劃管理、生態保護、土地管理、要素流動、財稅分享、公共服務、公共信用等方面的問題,鄖文聚認為,首先要編制一個“從群眾中來,符合人民福祉”的規劃。更重要的是建立良好的機制保障規劃實施,“總體框架是‘一張藍圖’,但在過程中要充分授權,執行時要有靈活性,注意改革創新”。

值得一提的是,《總體方案》特別提到了660平方公里先行啟動區“十字走廊引領”“人文創新融合”的功能布局,即打造綠色人文和創新功能兩條走廊,形成更富魅力、彰顯特色的江南水鄉文化景觀風貌。

粉墻黛瓦、平和怡人、文化濃厚是這里最大的特點,這為生態綠色更好地嵌入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之中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陳雯建議把綠色創新作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一方面走產業綠色化路徑,促進現有高能耗企業綠色化轉型,發展新興的綠色新技術、新產品和新產業;另一方面,倡導生態產業化和生態經濟化,針對長三角地區對健康產品的消費需求,將生態資源轉化成經濟價值。

“打造一體化發展新典范,長三角地區一定能成功。”鄖文聚多次調研后對其發展充滿信心。他強調,“從‘一方水土’出發,重塑美麗生命共同體;以開放創新驅動,打造幸福命運共同體,這里是先行。”

快彩网-安全购彩